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印象(邹剑川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其实我是一个诗人  

2014-03-25 06:21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其实我是一个诗人
  早年间,我是一个诗人,经常写作一些诗歌,偶有发表。那会子我的所有体裁作品都基本都是偶有发表,还没有彻底沦落为编辑们很不齿的“稿霸”(长期无耻霸占报纸杂志版面)。      
  为什么写诗,因为那时候写稿要手写,反正发表少,写诗当然最省时省力。更关键的是作品发表少,或者发表不了,写诗可以仰望星空,低头沉思,用深沉地男中音告诉女神们,好的诗歌是不发表的,发表的都不是好的诗歌,诗歌是给自己和懂得诗歌的人读的。往往这时候我会刻意把脸略抬为经典45度角,给女神们一个经典伦勃朗侧光镜头,让他们看到我脸庞上浮泛起的文学光芒和虔诚。
  为了成为一个诗人,我看了古今中外许多哲学作品和诗人作品。在我写诗歌的黄金十年,我大概发表了十几篇诗歌。其实算起来这个不算坏,因为这十年我其实一共只写了100来首诗而已。我不算一个太失败的诗人。
  我放弃诗人这件事,基本是受了苏童大哥的蛊惑,作为他的铁杆粉丝,我看了他文章里说,人22岁不出名就应该放弃写作这件事。所以在22岁时,我尚未出名,我果断坚决投身IT业、商界,放弃文学,放弃诗歌。
  26岁我又来做文学这个事情的时候,忽然鲜花遍地,春暖花开,我的文字登陆省级、中央级媒体,发遍中国所有知名报刊,获得国家级、省部级奖项。但30岁那年我又一次半放弃文学,有很多因素。只到我34岁又重新来真正文学和写作。我自我耽搁了8年时间。但这8年也未曾远离,我还是在写新闻、公文、软文、枪稿这些东西,偶尔涂抹一些小文。
     我想我的放弃文学,和榕树下网站当年停摆有关,我的远望文学社就此消失,我无枝可依。而且我以前盘踞的网易文化频道,也人气凋零,故交知己半零落,我起家的楚天都市报副刊也消失殆尽。
   今天回想往事,我觉得当年根本不懂得文学,写作,更不勤奋,十年不过写了100首诗,十几篇散文,两篇小说。就想成名,基本是幻想。
   当下,想成名起码需要出50到100本书,其中有几本要卖到10万册、100万册以上。幻想80年代靠一首诗,一篇文章出名,根本不可能。写作不是为了名利,仅仅为名利而写不能成功。写作应当是让内心安静,寻找自己的一个过程。写作更是为了让自己和别人快乐的一个行为。古人说立功、立德、立言。立言放在最后,是有文章千古事,社稷一戎衣的意味的。我们写作应当有立言的追求。用自己的文字,让自己在时间、历史里立起来,让自己的人生丰满起来。
   其实,我仍然是一个诗人。虽然我有时一年只写一首诗,甚至几年只写一首或者一组诗,但我的散文、小说里还是有诗歌的存在和痕迹。这点某报社编辑都看得出来,他就曾主动问过我,你以前是写诗的吧。
   湖北诗人谢克强先生说,生活应该有诗意,什么是诗歌,美到极致就是诗歌,我表示赞同。湖北作家刘醒龙先生说,好的小说应该有诗意,我也表示赞同。我们应该过诗意的生活,在文字里表达和体现诗意。从这个层面,诗歌融化在我血液和灵魂里。它与发表无关,与名利无关。在内心里,我骄傲地说,其实我是一个诗人。
   有些人,即便不写诗,也还是个诗人。这个观点,我以前在文章里和湖北诗人谷未黄先生表达过。
   (1230字)
   2013年3月14日草就
 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