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印象(邹剑川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 青花瓷  

2008-03-21 00:57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青花瓷

  邹剑川

  一、

  应该是在宋朝,孤独的王常常在院子里看着天空。那个时候和现在一样有星星,那个时候王的院子里有一棵树。秋天里,叶子落光了,王想,自己该找一个女人了。但是,王是很懒的。除了喝茶和作画之外,王不想干别的事情。冬天来了,王喝着碧螺春,那样的味道亲切和温暖,王想有一个女人,和自己喝茶。和自己谈谈绘画。当毛笔在宣纸上挥洒的时候,有盆暖暖的炉火,有个娇艳的容颜在旁边,她的素手有着清香的。王想到这里时,有些陶然了。他决定去集市里,去找他的舅妈,方圆10里,最能说会道的媒人。

  “王,你早就该讨一个老婆了。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人?”舅母看着王。

  “我想,她应该和茶一样不远不近,和墨一样浓淡相宜。我更期待她和云一样轻轻漂过我的花窗,我想她应该是水,没有形状,流过我心间。我想象不出,她的样子。”王有些忧伤了。

  舅母诧异地张大了嘴巴:“王,你在家里关傻了。你画那些山水,把人画傻了。你应该去考一个功名,或者做些生意了。至少你的田地,该多雇些人种植了。他们都快荒芜的。你父亲留给你的产业都快破落光了,你需要一个精明能干会过日子,爱你及本分的女人,她会给你生许多的孩子。”

  “也许吧。”

  王走出舅母的房子的时候,几滴雨落了下来。王看见一株竹子上落满了水珠,微微颤动着,他觉得自己的心情一下子也阴郁了起来。仿佛一片竹叶,有些东西牵引着他坠落,却又逃离不出这个杂乱的世相。

  起风了,王想快点赶回家去。

  天空中翻着乌云,王觉得那些好像泼墨,比工笔更有神韵。大宋的皇帝是一个艺术家,所以诗歌绘画盛行,王的理想,是到宫廷的画院去,去和他的皇帝和官员们,一起讨论绘画。一起写铁笔银钩的瘦金体。一起写让洛阳纸贵的诗歌,一起谈论如梦令或者沁园春。

  “看路。别看天。”

  “对不起."

  一个落魄的老人,抱着一个包袱赶着路。“你觉得天上会有什么呢?会掉下钱来么?”

  “我以为天空有着画意诗情,包容了许多变化。”

  “你是一个画师或诗人?”

  “都算是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上最能包容诗情画意的是青花,你知道么,青花瓷。”

  “有这样一种瓷器么?我没有听说过。”

  “有的,唐朝时候就已经有了。我们一直在实验。我的父亲用了毕升精力烧制出了几块。那些纹理是世界上最美的。他把他想象中最美丽女子的图案画在了宣纸上,然后用颜料和铅石合着陶土,浇灌了心血,用了一生的时间,烧制出了最美的青花瓷,只有这么一小块。”

  老人哆嗦着打开了包袱,一块暗淡的青花瓷展现在王的目前。上面是一个仕女的图案,周围是美丽匀称的花纹,那个女子的样子,并不惊艳,却直入人心。如花如玉,如雾如风。

  “你看不清,她的样子。是因为,最美的事物总是隐藏在时间深处。在一个特定的时候,才显现,需要你遇见。”

  "我明白。“

  “因为好赌,我现在只剩下了这一块青花了。但是没有人认识她的。我想用它换50两银子。买块田地和宅子,安稳过完一生。”

  青花瓷(2)

  邹剑川

  二、

  王开始注目青花,那些花纹通透而古朴,里面无疑都有着一个女子的样子,看不清楚。王给了老人50两银子,这不是一个小数目,他花了很多时间,才筹到这笔款子。他需要画很多画,才能赚到这样的钱。他的田地一年的作物出售,也只有这笔钱。但他给了老人。所有的人,都说王疯了。但王迷恋那样一小块瓷器,他想,那个传说是真的。自从唐代以来,艺术家一直都在寻找,最好的方法,最好的泥土,最好的炭火,和最好的模子,烧制出最好的青花瓷。就如他一直所寻找的某种最美好的事物。那个瓷器中央的女子,始终看不清楚,传说中,工匠在宣纸上用毛笔和世间所有的颜色勾勒渲染出她的样子。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可以看见。她就是王要寻找的。

  一天天过去了,冬去秋来。王仍然在喝茶,作画。他的茶壶已经摩梭的很光滑了。附近的茶友说,王的茶壶是方圆百里养得最好的茶具了。知府大人有意千金收购,王的画也逐渐有了风骨和神韵,甚至省里的文官们和画师们也会来到王的院子里坐坐,说说无意乃佳,说说空灵幽远的话。王觉得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了。他每天在院子里看着天空,树叶就砸在了他的头上,他和树说着说,一袭白衣,揣着那块青花瓷。好像是在等,好像是在和自己说话。

  偶尔,王会感觉到孤独。孤独来自内心,来自黑暗的时候。在他作画和写诗的时候,他期望有个女人一起和他说话,一起和他谈论毛笔的锋该偏向哪里,用墨的深浅和颜色的浓淡。他们喝着泉水浸泡的龙井,就着清冽,酿造最好的句子,然后,王把它们用行书挥洒在白纸上,挂在梁上,一字一句读着。这个时候,外面是雪花飘过,也或者是春花秋月,但搜无所谓,王总觉得,会有那样一个女子,让自己忘了时间的,忘了自己的,只想和他在一起面对,看着她,数着日子过去,忘记了流年。

  2007年12月29日0:55

  三、

  王是在那个下午看见女人,女人带着水气和雪花而来,这是新年的第一场雪。王想着一年又过去了。瓷片在他手里摩挲得已经很光滑了。他想,有些故事可能即将发生。但是在这个时候,他隐约有些害怕。他时常注目天空,夕阳下倦鸟飞过,很好的风景,人终于都需要一个栖息。他没有没累过,甚至从来没开始过。

  但是终归有开始的,那么就是现在。

  现在女人过来了,一袭白衣浅笑。

  王觉得有一种温润的东西流过心间,然后是甜丝丝的。又觉得心空空的呢,那是种什么感觉。

  女人露出了白牙齿:“你就是王么?画家?”

  “谈不上,潦草几笔。”王低沉道。

  “我想做一副画,你知道女人都会老的。但是画不会。”

  女人的眼睛看着王,带着雾气。王觉得这样的眼睛看不清楚,但很迷惑人。

  “是这样,绘画可以凝固时间。”

  王缓缓地说,他的手摊开了,夸张的比划出一个圆。

  女子看了笑了,莞尔的,真诚的。那笑飘过脸颊,落在了王并不年青却期待的内心里。

  “需要多少钱呢?”

  “钱,哦,你觉得多少就多少。”

  “你,这个人,真有趣,难道你没有给自己定价钱么?”

  “知已朋友,分文不取。话不投机,万金不作。”

  “那,我们投机么?”

  “我们,好像不知说了三句话了吧。”

  几句话以后,天已经黑了。烛火飘摇间,那个女子就在光影里浮现。王调好了墨汁,以及颜料。青花瓷在王的手里,上面的纹理和脉络都已经很熟悉。上面有一个女子和眼前这个一样,看不清楚,若隐若现。

  王已经铺开乐宣纸,按上了镇纸。用手慢慢让纸张舒展开来,他喝了一口茶,香气四溢。

  王说:“人应当和茶一样,慢慢的透散他的光华和风采,有一种柔和的力量,影响他周围的人。我每当读到前人的句子,都感觉到这种气息。”

  女子道:“比如李、杜、王么?”

  王说:“应该是小李、小杜、陶、孟。他们在生活中,熬煮的更透,更超脱飘逸出茶的味道。不远也不近。现在,你可以自然的看着别处,不要看着我。做你该做和想做的事情,我会捕捉你的神韵和光彩,尤其是你身体里散发出来的东西,你眼睛里的东西。”

  小号狼毫,中号兔毛笔,大号貂毛笔,还有各式飞鸟的羽毛,王的手握着它们。

  “我会选一个词人的句子,用他的意思,把你画进入,揉在一起。我想晏词很适合你。清逸优雅,含而不露。和你差不多。”

  “我在想你如何勾勒我的身体,如何描绘我的眼睛。你几乎不敢看我。”女子的眼神透着骄傲,也带着一丝不满意。“难道,我是一个不美丽的女人么?”

  王,缓缓地抬起了头,:“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么?”

  “青衣。我叫青衣。”

  “可你穿白衣。”

  “即便我穿白衣,我也还是青衣。我喜欢青色的天空,喜欢落寞的云彩,喜欢青色的河流,她们都很远,很淡。我知道,我离她们很远,所以,我不抓住什么。但是,我想有一副画,画出我最美最年青时候的样子。”

  2008年01月17日

  青花瓷

  邹剑川

  邹剑川

  四)

  雪还在下。南方素白。

  女子在炉火前,火光跳跃着。她的样子一下生动了起来。她的眼睛在暗处,看不真切的时候,朦胧处更有深意。

  月光漂白了窗户,雪景透着窗纸斑斓在女子的肩膀上。

  王已经用足了墨和颜料,光线、影子以及色彩都在宣纸上流动。

  “我现在在想,用什么表情才能表现你最美的样子。”

  王停住了画笔,开始喝茶。

  屋子里一下茶香四溢了。

  “譬如,江南雪夜,小桥流水,炉火正旺,茶叶正香。我当用何来描绘你的表情,尤其是眼睛?”

  “呵,李后主词情意绵长,哀婉动人,尤其写小周后词,男女之情,入骨三分,你以为如何?如《菩萨蛮》:蓬莱院闭天台女,画堂昼寝无人语。抛枕翠云光,绣衣闻异香。潜来珠锁动,恨觉银屏梦。脸慢笑盈盈,相看无限情。”

  “此词过浓艳脂粉,不足以表清雅高贵姿态。”

  “那李后主的花明月暗笼轻雾,今宵好向郎边去。划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。奴为出来难,教郎恣意怜。”

  “奴为出来难,教郎恣意怜。”王低吟了数遍。抬眼看了看女子。

  雪落无声。

  “女子无论怎样,心思都是一样的。马上就是春天了。自古少女怀春,佳人伤春。诗云:有女怀春,吉士诱之。”

  “有女怀春,吉士诱之。今日不化了。”

  “雪会下到什么时候,我想我回不去了。这场雪下了很久,更多的落在了我心里。你听得到么?”

  “那么多的雪,如果堆在心里面,会冷会重。”

  “所以,你可以喝喝茶,闻闻茶的味道。你知道生活本身没有意义,意义在于你寻找,你得到。譬如,我相信美好的事物存在于宣纸的笔墨,色彩,乃至于青花瓷里。那一块块破碎中的完整,斑斓间的疏离和链接,那光滑细腻的纹理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青花瓷,真有这种瓷器么?好像唐朝有人烧制,但并不精致。而且作法早已失传。”

  风起了,炉火飘忽了几下,灯花也爆裂了。王说,天晚了,该歇息了。

  2008年03月13日草就

  青花瓷(5)

  第二天,女子的眼神开始哀怨起来。王的笔也颤抖了好几次。炉火很旺,檀香燃烧着,散发出淡雅的清香。

  王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。他拿出了青花瓷,看着上面的纹理。王说,一切破碎的完整里,都有着一种色彩。光线其实是在流动的,飘逝的,那么我们可以抓住什么呢?

  女子说,我们抓不住时间。我们在流年里穿越,最终不过是失去。

  这个时候,女子的身体开始变得柔软起来。王确信他看到了女子动了一下。然后,女子说起了,自己的身世。她说到了西域,说到了伊犁河,说到了天山雪。

  “但是,我没到过那里。大宋在和西夏作战,争夺灵州城。河套平原就是我们的极限。我们要在那里放马。我们的历史书记载了大月氏、葱岭、大秦。”

  “我在遥远的西边。丝绸之路经过那里,运送瓷器、丝绸。往无边的遥远的国度。王公贵族传诵中土精美的器具,流连华美的丝绸。但是,他们没有见过青花,那只是传说。”

  “我有一块的。偶尔的得到。我一直以为,世界上没有如此的瓷器。”

  2008年3月16日

  青花瓷(6)

  宋朝某年,王买了一个青花。里面可以照出他爱的人的样子。他期待一个和青花样光洁却含蓄以及高净的女子。最后,那个女子破碎了,在一个晚上,王失去了她。连同他的瓷器。原来,女人为青花而来。王后来回忆说,他本来拥有一件青花瓷器,但现在他拥有了回忆,关于青花和那个青花女子的。王在幸福里渡过余生,人们常看见夕阳下,他脸上慈祥和蔼的笑容在晚钟和暮烟里漂浮。

  摘自2007年12月26日苏白博客

  王在宋朝得到了一块青花瓷,它很容易破碎,许多人不认得它。但有一个女子认得。王,想,他的心也会是一块青花瓷。在阳光雨露中,他收拾起来,和她一起把玩观看。最后女子走了,在某一个薄雾清晨里,王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笑了。他知道,这是结局,从一开始就是。所以,在那些黄昏和夕阳下,王会在大树下坐了,看着远方,远方究竟有多远,远方其实在从前,在你出生的地方。王笑了,那块青花原本不存在的,而那个女子也未必存在。他把她留在了自己心里。在夜里,他喊着她的名字,然后哭泣。他看到自己的心,炼成了一块青花瓷,破碎的青花瓷。

  摘自2007年12月28日苏白的BLOG
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