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印象(邹剑川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京散记:12篇  

2006-06-25 14:45:55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北京散记:12篇
 
一、       北京:和绅其人
二、       北京:天坛
三、       北京:从故宫到北海
四、       北京:城南的夏天
五、       北京:从菜市口到法源寺
六、       北京:后海不是海 三里屯不是屯
七、       平淡北京
八、       北京的报纸
九、       在军事历史博物馆
十、       长城、居庸关
十一、明定陵
十一、           后宫
十二、           万历、崇祯、李自成、吴三桂


北京 .故宫
苏白
作为一个符号或象征,故宫代表了一个时代。天安门代表了另外一个,因为伟人在上面挥手、讲话。伟人的画像在国旗地映衬下,注目前方。据说每一次地更换,需要出动吊车。旁边是著名的大字,世界人民团结起来。曾经有外国人为此疑惑,团结起来干什么?
故宫前多得是外国人,韩国人、日本人从穿着、气质可以看出来,法国、英国、美国、德国人从说话可以分辨出来,还有印度、巴基斯坦、非洲、美洲人,他们都在北京,要进入这个代表新时代的新符号的核心地带,去探索和了解属于这个国家旧有的部分。
我知道长安街,我知道金水桥,知道那两根谤木、华表的意义,知道这座宫殿的来历,知道它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房屋,知道内中无树木,知道廷杖,知道铜缸用来装水,知道后宫被锯掉的门槛。知道大殿里的阴霾,明清交替,知道后宫的疑云,知道三千寂寞红颜。但我还是有不知道的,比如铜香炉的底部为什么有个洞,比如大殿前竖立的中幡,比如镀金大缸上的刮痕。
所有的宫殿光线阴暗,木制的栋梁外标榜着金碧辉煌,红墙高大,门户高耸,皇帝在高台上,俯视臣民,我似乎听见了上朝时候的吆喝和响鞭抽打地面的声音。在广场的台阶上,走过了中兴的良相,征伐的大将,弄权的太监,专权的太后,走过了西方人的傲慢和刺刀,走过了中国人的压抑和耻辱。而今这一切都不存在了,留下的只有空旷的广场和坚固的建筑,北京工匠用毕生心血营造的建筑巍峨耸立,而曾经存在的人物和皇朝一去不复返。
来到此地的多是外地和外乡人,他们来到,脸上是欣赏的表情。他们在几个朝代的核心,几个王朝的腹地。
在后宫,我看到了那条著名的走廊,两边是高大的红墙,选秀的秀女曾经在这里踱步,时空在这里,仿佛无路可走了,太阳倾斜在夹道里,阴暗和光线的强烈对比,让我有些落寞,这样的逼仄,这般的压抑,也许是那些时代平民人生的最好写照。
出神武门,回望宫城,护城河宽阔。后宫的假山上亭阁一角露出墙外,妃子们只能在这里回望家的方向。在这个围困和封闭的禁地里,埋葬了多少人的时光。四四方方如牢笼。当明清烧掉最后一只扬帆出海的大船。当王朝重重地关闭自己的大门时,世界离开我们就遥远了,而我们却沉睡在梦境里不自知。在这个殿堂阴暗和弥漫着木头腐烂气息的建筑群落里,皇帝、贵族、大臣、杂役、宫女、嫔妃的灵魂飘扬在上空。紫禁城,何敢比天上人间,不过是一座被河流、宫墙围困的城池。
我穿过了紫禁城,走过了北京的核心和中轴线,走在大清大明的国运龙脉上,我的四周是五湖四海的人群,我听见了五千年腐朽没落的阴霾在低诉,我看见了专制、封建、愚昧、自闭、自大、吃人这些字眼铭刻在大殿前、神兽上,被血肉汗水浇灌在花冈岩石的广场上,千秋万代,什么是可以永恒的呢?
在离开的时候,我看见城门大开,门前是四通八达的大道,后海、北海、中南海就在眼前。

北京:明.定陵

十三陵水库的水干了.好事者说这是伟大领袖题词时把水写得很小,把库写得很大,所以水库就成为库,没有水的原因.望过去,龟裂的土地,如同荒漠.四周是果园,大明皇陵的神道理在水果的掩映下,透散出人民币的光华。天气凉爽,甚至有些雨意,避开了万历那个无聊帝王,我径直去了定陵。
十三陵,太祖陵寝在南京,去掉失踪的建文皇帝和土木之变被于谦临时拥戴的明景帝,大明十五帝包括末代皇帝崇祯都葬于此。
神道很长,从入口到定陵大概有十几华里,过去皇帝和大臣祭扫陵墓想必是辛苦的事情。进入定陵,依稀的故宫摸样,苍柏劲送,尽是肃穆庄严之意,朱木隶的北京城在这里浓缩,比太和殿更庄严高大。大殿里楠木支撑着大厦,这里安息着一个阴谋家、野心家、军事家,一个成王败寇的鲜活证据。这里有一个武功盖世,文治卓著的皇帝,北京城、故宫由他草创,但如今他安息多年了。
明堂里的碑上,是拗口的一串关于他的尊号。涂抹满了自上世纪60年代以下游人的留言和口号,这些也将成为历史。红卫兵并未对这里造成太多破坏,李自成也没有惊动这里的草木,他只是烧掉了万历皇帝陵墓的所有地面建筑,只是我不明白为何在明堂前的香炉里,有那么多游客扔进去的硬币意味什么?祈祷、祭祀、或者施舍?
十三陵没有遭到盗掘,因为文物保护难题,长陵被发掘后,其余陵墓被保护了。十三陵是中国保存最好的陵墓,清军入关为了笼络汉族地主和知识分子,没有破坏这里。民间没有力量发掘皇陵。北洋军阀挖了清东陵。为什么没破坏明陵,大概是因为明是汉族政权,明亡让人同情,明本来就弱,明是正统正朔。如朝鲜在明亡后相当长时间还是要沿用明代年号和国号。
在定陵里有从长陵发掘的万历皇帝陪葬品,在这些奢侈极度、精巧异常的器具、衣物、刀剑上,我们看到了当时明王朝的科技、手工业、经济、生产力的发达,但正式以万历这样为代表的明代稀奇古怪的朱元璋子孙们的行为,导致了明的败亡。朱由校、朱木隶、朱元璋大概是明朝仅有的比较英明的君主了。
朱元璋出身贫贱,心理扭曲,其子孙大概也遗传了变态因子,明代从建立就处在故元势力、后金、倭寇以及西方人的威胁下,军事实力、政治影响力远小于汉唐,文化科技经济上也较两宋有差距。
宋、明两个朝代在经济上发达,但军事上落后,非常软弱,是我不喜欢的朝代,或者不是他们太弱,而是外来势力太强势的缘故吧。
北京 天坛
如果你注目天坛,会发现它是一群园顶建筑,这些符号代表着与天的沟通与天的感应,在中国人的内心深处,天是一种主宰和神秘的力量,甚至于皇帝也要臣服于他。
我在天坛的路上行走,这里四四方方,一片开阔。华北大平原总是一片平坦,北京的楼群掩映四方,树木苍翠。我在天坛找到了安静的所在。许多年前,我读过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,和这里都是皇帝祭祀的地方,皇帝和臣民认为仪式是重要的,它成为一种象征,代表了对风调雨顺,农业生产的重视。
皇帝过去要祭天,要劝农事,还要祭祖,单这些事情就非常之繁琐无趣。还有各种权力斗争,外事家事,所以也无怪他们中的一部分要躲进深宫,不理朝政。譬如祭天这种纯粹程式化的礼仪,究竟能起到多少作用呢?
祈年殿在三层台阶上,是多重的圆顶屋檐结构,蓝色的琉璃瓦比之太和殿更漂亮,蓝色是代表天空的颜色,在坛子的每层的下部,我发现了许多龙、鱼的兽头,它们其实是排水的管道,最底层的因为岁月侵蚀,经过仔细辨认,依稀大概是云彩的模样,大概是意味着天坛在天之上。
天坛的建筑和故宫、定陵有相似之处,甚至许多细节一致,因为这些都出自明成祖的手笔,他草创了明清北京城的格局。
作为一个符号,天坛多次出现在各种文献、画册、风光片中,许多外国人来此拍照、留影、纪念。在这里,我只是觉得一种建筑能够保存下来很不容易,但是真得能找到和天沟通的途径么?那只是古人的世界观而已。内涵和用途已经消失了,剩余的只有建筑了。

和绅其人
北京东城北海附近有一栋建筑,门口的牌楼是西洋式的,这也是北京唯一保留完好的古代西洋门楼。(另一座在圆明园,已被八国联军烧掉了)。进入其间奇石沼池,曲廊画栋,其最早的主人就是和绅,后为恭亲王弈忻。和绅这个清代乃至于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贪官,影视中描述诸多,这次我到北京,专程走访了其宅院,接受了一次深刻生动的教育。
和绅是满族人,其祖先屡立军功,但他年幼时,家道已经中落。少年和绅倍受白眼冷落,尝尽世态炎凉。在八旗子弟的官学中,他刻苦勤奋学习,诗文才艺引起当时许多著名人士的注意,其弓马武艺娴熟,诗文才艺高妙。为了学习,和绅甚至卖掉了赖以为生的祖传封田,自己和家人依靠四处打秋风,乞食,混饱肚皮,常常是几天吃不上饭,饿得头昏眼花还要读书。因为贫贱。和绅目睹当时权贵的腐朽堕落生活和上层社会对自己的蔑视和冷漠,他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,一定要有钱,一定要占尽人间美色,一定要获取权力。
过着猪狗不如生活的他在那个时代对于权力、金钱、美色有一种刻骨的向往和欲望,可以不择手段的摆脱被欺凌和侮辱的生活。
机遇的来到很突然,当时的大学士()北京官学中有一个相貌英俊文武双全的美少年和绅,就暗中对其考察,经过考验,大学生()对其很满意,想把自己的千金嫁给和绅。当时和绅家徒四壁,徒然得到这样的机会,好比天上掉下了大馅饼,喜不自胜。依靠裙带关系,也凭借他自身的才华,和绅被选拔进入宫廷中担任侍卫,主要是负责给乾隆抬轿子,相当于乾隆的司机。和绅心机极深,年少时就觉得当今天下不过是一人之天下,当今制度不过是皇帝一个人说了算的制度,皇帝说好就是好,皇帝说对就是对。因此只要讨得皇帝开心,喜欢,那么飞黄腾达,成就功名不过是皇帝转念的事情。所以和绅一直悉心研究乾隆书画、诗文,揣摩其心理,在读书时给自己专门加了一门课程,乾隆学。乾隆的语录、书法、书画、文字被他研究熟习,和绅模仿乾隆书画、文字达到可以乱真的地步。
通过努力,和绅成为乾隆的司机,但这是一个职位低微的打杂角色,距离他成功的梦想还很遥远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乾隆在轿中偶尔说了几句话,和绅在轿外应对,颇中乾隆心理。乾隆惊讶轿夫中还有如此学识之人,和绅通过此次机会表现了自己,引起了乾隆关注,此后被破格擢升,成为当时耀眼的明星和政治红人。野史记载,和绅的相貌颇似乾隆从前喜欢的康熙的妃子,由于乾隆的暧昧,导致该妃子被赐死。当时乾隆一见和绅,就疑心是该妃子转世。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6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