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现代印象(邹剑川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雁门关下秋风劲  

2006-11-09 13:29:07|  分类: 胡乱灌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雁门关下秋风劲
(文题无关)

 

雁门关下秋风劲 - 现代印象 - 现代印象(邹剑川)
苏白同学
去雁门关需从高速路下来,走一段山路。司机也不知道具体位置。雁门关隧道长6600米,以前人们走阎锡山主修的军道,需6小时,现在只要15分钟左右。这就是进步。

山西多山且高峻,方圆十几里不见人烟。雁门关群山起伏间自古只有一条道,从一条山沟逶迤而来。雁门关就扼咽喉之上,是兵家必争之地。现有的雁门关只有两座城楼和一些古墙、烽火台,一片残破、凄凉。

我们去雁门关只看见了一个小山村,一条快要干涸的小溪,水流不过尺余,若隐若现,羊群啃食着稀疏的青草,几个老婆婆在路边贩卖农副产品。大红的油漆书写着家常鸡蛋,山珍之类广告。

因为有游人经过,村民也就有了可以期待的收入。村子里有的多是妇女,男人不知道哪里去了,几家农户伸出的铁锅样的卫星天线,让你觉得处于现代。那些老大娘穿了土布衣服,表情默然,眼神浑浊,让人同情。几个鸡蛋能换多少钱呢?我想到我的祖母,从前也是把鸡屁股当银行,存下一点零花钱,还要用几方手帕包好藏在隐秘处,逢我去时,还要把鸡腿作为最好的食品招待我。(写到这里,我忽然想到我是把大脑当银行,吃了许多报纸杂志图书网络精神食粮,一天产一两篇文字,写上原创作品,再卖给过路的报纸杂志图书广播电视,弄了一点零花钱,还要弄个银行卡,设置些密码,怕人取了去。我不过就是一只下蛋的鸡,如果哪天不下蛋了,连零花钱也谬了。)

一个枯瘦的老女人坐在石板凳上,面前是一些土鸡蛋和山里的木耳,手不住的抽搐。她大概得了什么肌肉神经类疾病。她已经很老了,瘦骨嶙峋,肌肉萎缩,皮肤干裂,每个人都这样
一个枯瘦的老女人坐在石板凳上,面前是一些土鸡蛋和山里的木耳,手不住的抽搐。她大概得了什么肌肉神经类疾病。她已经很老了,瘦骨嶙峋,肌肉萎缩,皮肤干裂,每个人都会这样老去,这是山西的代县,临近大同,省级的文物保护单位雁门关没有多少来访者。当地的导游是一个瘦弱有些憔悴的女青年,模样土气而不时尚,见有游客,才有了兴致和精神,带着我们参观游览。
雁门关现存建筑只有以前的百分之一,作为立体的防御工事,原先的雁门关由长城、烽火台、卫城、守备驻地、城关、城楼组成。现存的只有明代的城楼和瓮城,也是内城的一部分。作为最后一道关卡,现在的雁门关遗址不如我所在的北京居庸关那么雄伟壮观,它低矮残破,一片沧桑凄凉,附近3.5公里处有世界最大的将士陵墓,汉唐阵亡将士墓群,从前对北方少数民族作战,汉族将士死亡不计其数。在旅游地图上,我还发现了明代兵部尚书孙传庭的墓地,不知道这个当时的国防部长为什么葬于此地?
明大将徐达为抵御蒙古修建了现有的城墙,导游说这是明代高筑墙,缓称王,不争霸的战略。我认为朱元彰时期提出的这个战略主要是为了对付陈友谅的,而且是在明朝开国以前。来到北方防御蒙古,皇帝都称了,还谈什么不称王?
秋风苍劲,在关上看见内外一片苍茫,群山起伏,怪石嶙峋,一派北国边关景象。残存的土长城和烽火台断续其间。过去的杨老令公就死在这里,飞将军李广也曾在这里驰骋。关外就是大同,大同以前是察哈尔地区,属于蒙古,这里就是原来汉、明势力的边疆了。
我们步行了2华里,到达了现存的城楼,了解到这里原来十几平方公里的地区都属于雁门关,不有嗟叹。进入关内,一片平坦,无险可守,只有这样一条通道可行。守住了雁门关就守住了山西、陕西、华北平原和中原。
最近看电视了解到,明军在山海关、辽东一线对抗清军把对付蒙古兵的一套用到八旗军身上,蒙古对明朝的战略是劫掠,所以明军出城野战,防止蒙古骑兵骚扰。而八旗军是以攻城略地为目标的,明军和八旗骑兵作战,主力受损,导致城防空虚,城池关隘陷落。由此见之,汉族农耕地区长处在于步兵和城防作战,野战骑兵对阵非其所长。冷兵器时代,骑兵对步兵是有绝对优势的,这也是北方游牧民族老是骚扰汉族地区的原因。只有火器出现后,步军才占上风,日本战国时期织田信长对武田信玄,是*长壕和栅栏挡住武田的“风林火山”铁骑,步枪连发齐射,轮流射击取胜的。而八国联军大胜清朝精锐八骑也是火器的胜利。这个在法国拿破仑时期和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,火器对骑兵的优劣已经有了定论。
电脑游戏帝国时代中对于中国商的城墙非常推崇,厚度超强,这大概得源于外国对中国长城的认识,但我以为美国暴雪公司星际、魔兽中的地堡、箭楼更NB。
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”我以为关卡,要塞、城楼在古代是必要的,因为要扼守咽喉要道。但修筑长城没有必要。详见本人2006年拙作《北京散记。万里长城万里长》,山本来就高,而且不利于骑兵作战,修城墙没必要。比如清代征讨凤凰苗族起义骑兵在山地发挥不了作用,死了52个三品以上官员,举全国之兵,战争持续了十几年,详见本人2003年拙作《湘行散记。凤凰。第53个三品以上大员》。我的关于修筑长城不必要的看法,许多方家和读者提出了异议和批驳,在这里我想表明,作为一个业余的撰稿人和业余文学、历史爱好者,这只代表我个人不成熟的看法,很高兴看到大家对此发表不同见解,共同探讨。我依然认为修建长城是一种自我围困,是一种封闭落后的表现,更是一种中央集权稳固的经济投资和民族融合行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